洪关良副区长检查城区建设公司在建安置房项目建筑工地

进入冬季,每当海边落大潮的时候,家住西海岸新区泊里镇石崖村的村民们就挎着小桶,提着小铁锨,拉着石碾去村前棋子湾的沙滩上挖大竹蛏,他们平均每人每潮能挖六七斤,每斤能卖25元左右,一天收入一百来元不成问题。12月19日,记者赶到棋子湾沙滩,目睹了村民们用传统方法先拉着石碾轧,再用铁锨挖竹蛏的过程。他们每潮要拉着石碾子走几十里路,好在收入还不错,可谓累并快乐着。

12月19日,农历十一月初二,棋子湾大潮。上午10时30分许,海水远远退去,宽广平坦的沙滩开始裸露。七八个石崖村的村民提着家什结伴走下岸堤,他们踩着细细的海沙,走向海滩的深处,惊起一群正在集结觅食的海鸥。

54岁的杜增香便是其中之一。她头裹大红头巾,身穿青绿呢子褂,脚蹬天蓝水靴,左手提白色塑料桶,右手拿一把小铁锨,步履轻快,不觉间便走到了众人前头。村民们逐渐深入,脚底的海滩开始出现积水,杜增香便在这时停了下来。她把塑料桶放下,铁锨往沙滩一戳,蹲下身来双手整理起桶中的物品:一条三指宽的布带如同绑安全带一样系在肩上,末端连接一根拇指粗的长麻绳。随着双手用力,麻绳上绑着的东西被提出桶外――一个被铁条穿起的“石磙子”。记者定睛看去,这“石磙子”由青石制成,整体呈圆柱形,粗细一致,直径近15厘米,长约40厘米,较平常所见的要小巧许多。“俺这儿叫石碾,这个大概有20来斤沉,每家用的大小都差不多。”杜增香说着便把麻绳捋顺,石碾平放滩头。在她周围,其他村民也纷纷拿出自家的石碾,开始准备起来。

“俺们这里世代都是这样,每年在这片海边用石碾轧蛏子。”话音未落,杜增香拿起一把小铁锨,上身前倾,拉直麻绳,迈起步子走了起来,身后的小石碾如同一个欢快的顽童,开始随着她的脚步,在起伏的沙滩上裹着海水翻滚跳跃,轧出一条弯曲“小路”。杜增香步履飞快,记者竟一时追赶不上,稍稍接近时,她已经往回奔走,时不时侧脸瞅着石碾刚刚轧过的“小路”。“别动,你脚边就有一个蛏子!”杜增香突然停下脚步,指着记者脚边不知何时多出的一个小洞说。“石碾轧过沙子,只要下面有蛏子,过会儿沙子表面就会有这种像气孔一样的小洞。”杜增香说,顺着这些小洞,就能抓到这里独有的一种大竹蛏。

先“轧”再“赶”最后“截”

“石碾轧过去,在沙子里的竹蛏会感觉到,吓得它赶紧往沙子里面钻,所以就留下个气孔一样的洞。”杜增香一边说着,一边用小铁锨从旁边铲了一堆沙子,在小洞上堆了个沙包。

“这块沙滩被浅水覆盖了,得先堆个沙包,从中心挖下去,海水就被周围的沙子挡住进不来了,不然一铁锨挖下去,水就灌进来了,啥都看不着。”在给满头雾水的记者普及知识的同时,杜增香开始了挖掘,她双手拿着铁锨,从沙包中央开始一层一层轻轻铲起泥沙,铁锨产生的推力将沙子不断推向四周,阻挡了涌来的海水。“这活儿急不得,挖重了吓着它,它就把‘舌头’切断,一下子就钻没了,挖轻了的话,海水就会逐渐渗入。”

铁锨铲过的沙面平滑整齐,一个细长的孔洞显露出来。这时,杜增香又做出了让记者意外的举动,她不在原地接着挖了,而是转了个身,开始挖掘起孔洞背面的泥沙。“抓蛏王不能只顺着洞往里挖,它逃跑的速度可比咱挖的快多了。”杜增香继续给记者讲解:“刚才从上面挖,那叫‘赶’,赶着蛏子往下走,从挖出的小洞看它逃跑的走向,然后根据这个走向,俺再从后面截住它的退路,至于从多远处截路,这就全靠经验了。”

从背面挖掘了近20厘米深后,杜增香成功截住了这个大竹蛏的退路,她开始慢慢从后方清理泥沙,逐渐拉近与洞口的距离,在手指触碰到竹蛏的一刹那,她猛地向沙子中一抓,把正要调整方向继续逃跑的竹蛏拽了出来。整个过程持续了2分钟左右,随着她把大竹蛏放进塑料桶,海水也开始涌入了刚刚挖出的深坑,时机把握得精准而又巧妙。

“这个得有二两多重。”杜增香用海水清洗了一下大竹蛏身上的泥沙,放在手掌上仔细端详。记者看到,这大竹蛏果然不同于平常的蛏子,体型堪称“巨大”,比成人拇指还要粗上几圈,加上伸出壳外的“舌头”,比杜增香的手掌还要长出几厘米,青褐色的两片长壳合抱起来,简直像一根小竹筒。

“这算平常个头儿,昨天我挖到过4两多重的呢!”杜增香说,他们拉着石碾在海滩上奔走,除了主要猎物蛏子之外,偶尔还会遇到另一种这里独有的美味――西施舌。“西施舌也是这种小洞,它不用挖沙,用薄铁片围着小洞画个圈,用手伸下去就捧出来了。”杜增香说。

时间过得飞快,一个小时过去了,记者逐渐感受到这份看似玩耍般的工作其实并不轻松。布满浅水的沙滩虽不泥泞,却也难以跋涉,沙滩的起伏虽不很大,却也羁绊脚步,随着时间的推移,足底的酸痛感开始向上蔓延。

“这活儿不好干的,我们每天得干4个多小时,算起来得拖着这个石碾子走几十里路呢。”杜增香告诉记者,按照潮汐的规律,潮水落至一定程度,村民们就要下海挖蛏。

“年轻人现在都进城了,就我们这些中老年人还在干这活儿。”杜增香指着不远处一位老汉对记者说:“他叫王增禄,是俺们这些人里年纪最大的,都68岁了,还在拉石碾呢。”

“现在每天多的时候能挖十几斤,加上其他一些蛤蜊、西施舌、海螺等等,收获还不错。”看到记者靠近,王增禄一边拉着石碾快速前行,一边跟记者打着招呼。“别看俺快70岁了,身体还不错,平时在家也闲不住,出来挖蛏子挣点零花钱,感觉挺好的。”王增禄擦了下额头上的汗对记者说。